由王浩論生物學談起

生物科學愈益炫技繁複的發展,不但阻隔了生物學本身的知識溝通,讓許多生物研究偏離本質與意義問題。像王浩關注知識內涵深刻邏輯意義與價值的思維,隨著當前生物學領域快速發展新技術呈現出來的諸般表象,愈來愈失去了受到關注。

什麼樣的科學資助體系最有用

科學研究和許多思想創造領域中的真正秀異之士,在人類社會中都應該是常態分配的,二十世紀以降的政府支持科學研究體制,其實是某種程度的揠苗助長,催生出太多立志過高的所謂科學逐夢者,也造就出當前這樣一個尾大不掉的科學資助體系。

科學是必然的還是偶然的

在現今留存的歷史記載中,人類起始對於宇宙物質生命的思維,是純粹客體式的描述,容或有一些主觀推理,現代科學開始利用人為控制的辦法,來了解宇宙的物質生命和自然現象,是相當主觀的人控思維,不再是純粹客觀的。

韓國的科學和諾獎焦慮症

科學是一種哲學,一種解決問題的方法論,一種探究世事的方法,與一個特殊體制對於一種學位的要求無關。

談談原子彈的那些事兒

近時因為電影《奧本海默》,原子彈這個久已未聞的武器,再被提出討論。要探究德國研製原子彈的計畫,就不能不談論偉大的德國物理學家海森堡(Werner Heisenberg)。

奧本海默的命定悲劇

奧本海默有如人類歷史大洪流中的一個工具,成為造就這項科學偉業的關鍵推手,給他自己,也給人類帶來意想不到的命定悲劇。

人工智能與關於參數的那些事

在電腦算則中利用參數來完成許多虛擬作為的技術,其實早已經在不計其數的現代科學運算、工程模擬、統計預測計算中,上天下地的滲透入我們如何認知物質宇宙世界,支撐著我們對於現代工程文明可靠性的信心,甚至引領我們去預測一些其實在我們認知能力之外的現象。

科學哲學價值的嬗變

科學哲學在科學進展中發揮何種作用,是一直不易說清楚的事情,然而兩者的相互影響是顯然的。但是科學哲學過往的一種巍然形象,顯然是在改變之中,這與科學本身形象的改變,也是息息相關,不過許多人也許想像不到,當今科學哲學探究的問題會與以往如此大不相同。

基因科學 紅燒獅子頭

以線性化約的方式來處理高度複雜的生命現象,也許在最基本的方法論就有問題。我們可以問,把一隻豬做成紅燒獅子頭,是否可以研究一隻豬,另外我們還應該問,把絕大部分的資源投向如此的一個思維面向,是否恰當。

生醫研究的美麗與隱憂

《經濟學人》長文結尾引用《科學虛構》中的一句話說,為了科學好,科學家彼此信任應少些,對於非科學中人來說,何嘗不也該如此。